意外的,有一丢丢像

今天57,po一个之前的梗

黄濑凉太是一支乐队的主唱,摇滚,死亡金属,抒情的路线都走过,几年下来,也是有一波粉丝,但是呢,黄濑有个毛病,唱high了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,脱上衣啊,砸guitar都算是轻的,最让他恋人青峰大辉烦恼的是,这人有时候会直接唱着跳下舞台,到粉丝中间,跟人家来个亲密接触,特别是有次,青峰见他楼着个男的,差点啃上去,还好他手快,不然绝对会把人给揍了。
青峰虽然很烦这种事情,但他还是支持黄濑唱歌,想干嘛干嘛,就是经常他唱歌得跟着他,结束的时候也不让他再和队员去鬼混,直接拖回两人的窝,给煮一顿宵夜,吃完抱着睡觉,碰上黄濑特别high的睡不着的那天,某只黑皮就会压着小金毛做一轮...

[魔道/薛晓]当红炸子鸡薛洋同性恋情曝光 对象竟是明月清风晓星尘

白铭:


文/白铭


  4月29号晚,著名娱乐爆料人“娱乐祖师”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这样一条信息:“薛洋夜会晓星尘,在停车场一见面薛洋便抱住晓星尘,随后更是亲吻起来,动作宠溺甜蜜,实在令人意外[哆啦a梦惊讶]。这会是第二对“湛婴”吗?”


【停车场角落薛洋笑着拥抱晓星尘在侧脸亲了一口,晓星尘闭眼微笑.jpg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当时少年

花與少年™:

来凑一套!✧⁺⸜(●˙▾˙●)⸝⁺✧

来个ABO设定,现代,梅长苏是林殊的时候是个aphla,长的好看人也活泼开朗,一大堆人深深为之着迷,景琰也是个aphla,就是比较沉闷,话不多,很关心林殊,然后林殊出任务那啥了,景琰心灰意冷,剧情编不下去了QAQ,反正后来以梅长苏身份出现了,但是面貌什么的也变了,但是习惯什么的还保留着,而且从aphla变成了omega,发情期都是在服用抑制剂,然后嘞,景琰就一步一步慢慢发现了真相,就在要确认的那天,梅长苏发情了,就那啥了,然后就是甜蜜的日常…这么没有逻辑性真的好吗,还有我英文应该没有拼错吧QAQ好好展开应该还是行的吧

#存梗#青峰是学生,住宿,每天晚上睡觉都喜


欢卷起一边在床边上(就有栏杆的那边),只睡


一小边,濑濑就是那床被子,很奇怪青峰为什么


那样睡,每次到半夜就默默把自己挪过去,让青


峰盖到整床被子,于是青峰每次醒来看到被子整


个都在自己身上也是觉得奇怪,觉得自己应该是


自制力和睡相都很好的人,怎么会把被子都扯过


来盖自己身上呢,而且寝室的人绝对不会给自己


盖被子,然后就想说假装睡着(好牵强QAQ)看


看到底发生什么,然后就碰上濑濑变成人类了有


木有,当时鼻血就流下来了有木有,之后干了个


爽⊙▽⊙

首先占tag真的是对不起!!!


今天在阳台突然就想到了一个青黄的梗,两人都是高中生,不是原著向,升上高中才在同一所学校,有天濑濑突然发现自己听不到别人讲话,就看到别人嘴各种动就是听不到,然后濑濑和家人说了情况,去做了身体检查,医生说是突发性失聪,会恢复,但是恢复时间不确定,于是家人请了假,濑濑就整天待在家休养,有天濑濑实在闷不住了,就偷偷溜出去了,走到了家周围的露天篮球场,看到了黑皮在打球,被黑皮打球姿势吸引到了,就在呆呆站在那看,青峰注意到黄濑于是就问濑濑要不要一起打球,就这么青峰的声音传到了黄濑耳朵里,然后是拍球的声音,风吹动的声音,小孩子哭泣的声音,他甚至听到了青峰的呼吸声,濑濑拔...

反正我信了

其实老苏很可爱


老苏是我喜欢的一个歌手,这样叫他你可能不知道他是谁,嗯大家都会唱的他的歌是死了都要爱,因为还蛮喜欢五月天的阿信,所以只好叫他老苏,其实是个很有爱的称呼啦~


一开始并不是听过死爱就喜欢上他的,是初中那年,感觉我初中都发生了些什么啊。初二吧,转来一个外地生,她长的蛮好看的,耐看型,当然重点不是这个,她有一个手机,而且还是诺基亚,当时正是诺基亚横行霸道的时候,这么形容应该是没问题的吧,大多数电视剧都会看见诺基亚,然后吧,她这手机还真是某电视剧女主同款,当时得一两千呢,虽然屏幕小小的,但比较牛逼的一点是摄像头在底部还可以单方向360度转动,但也只是她用来联系家人的,呃铺垫太...

真的只是无病呻吟,连我朋友都这么觉得

上次熬夜到四点还是因为你好死不死打来的一通电话。

我反反复复想着关于你,也终于推翻了我喜欢你的这个认知,感觉出错了吧,我在心里这么想着,我不否认自己是个会多想的人,也因为已经这个优点,我才会觉得自己对你抱有感情,所以会在意你的态度,会关注你的一切,但到头来,事实确实让我更加的不自在,至少在同学会上我表现的真的没那么自然。

被老友嘲笑说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,栽在你手里,我想了想,其实我是落在我自己手里了,那个看不清颜色的感情漩涡,没想过挣扎,因为自我产生了沉溺才是救赎的错觉,多可悲。

并不是没有想过不去和你产生联系,但好像逃离不了那个起点与终点重合的怪圈,当我站在你面前,就又回到了起点,故意

【鹿寧】夏花落

鳳寧修:

side A。現實。
那個人的身影還在那幢孤獨華美的大宅院中,進門左柺直走到底的最後一間房間裡。
只要踏進去就能看見。
看見他身著一襲月白色的衣,端端正正的坐在前廊上,優雅的捧著茶杯喝茶。
院子裡的櫻花盛開了一個花季,早就散了滿城飛花,風一吹就帶走一地殘櫻。
沒有深秋的蕭瑟卻是一種別緻的哀涼。
粉色的花瓣最終腐敗,或歸根,或焚化。

「花都謝了。真可惜,今年都看不見了。」
「明年還會開的,到時候我陪你一起看。」

side B。幻想。
「人生得意需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。」
只可惜他們無法選擇這樣的生活。
他說,總有一天我也要把護額留在村子裡,然後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吶,寧次,你要不要跟我走?
他說,好...

1 / 2

© 山籤繞云澀 | Powered by LOFTER